TRINITY BLOOD

15 June 2006 日記

好幾天沒打日記了
老實說,上班的事也沒什麼好記吧
每天都是打字,入版,SCAN REPORT…
 
兄長大人MAIL中的問題:why is six afraid of seven??
好像有點印象
答案在文末XD
 
所以現在的SPACE都塞滿了ACG東西了XD
這些東西才是值得記下來的麻XDDD
 
在網上看見的節錄(想看的請反白):
 

  卡特琳娜露出小女孩般的純潔笑容。
  是的,甚麼也改變不了。即使這樣老老實實待著,自己未來的命運也早已改變不了。
  卡特琳娜握緊放在毛毯上的手,直到拳頭上青筋暴起,直到指節也開始發白。然後一字一句地,像是要把所有牢牢記住似的說道。
  是的,我沒有時間……而且,在餘下的時間裏等著我去做的事情卻堆積如山。我沒有時間來可憐自己。那種浪費是我絕不允許的……”
  是的,作為樞機卿,作為教皇的姐姐,而且作為絲佛劄家最後一人,必須要做的事情非常多。必須處理的教務、必須打倒的敵人、非報不可的仇——沒有悲歎的空閒,我要
……
  ……

  胸口突然湧起一陣熱,卡特琳娜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最初以為是和平時一樣,病又發作了,但是並不相同。這種悸動是甚麼?為甚麼眼瞼開始痙攣?不,比起那些,順著臉頰滑落的溫潤液體,莫非是淚水——我哭了?
  這樣想著的時候,鐵娘子聳下了肩,她用消瘦的雙手捂住臉,發出痛苦的啜泣聲。
  不要?
  這真是自己嗎?聲音顫抖、嘶啞,連自己都不禁有些懷疑。

  我還不想死!為甚麼……為甚麼要是我?!我還有那麼多事情要去做!
  順著腮邊流下的淚水一滴一滴地落下浸在床單上——看著這些淚,卡特琳娜咬緊了牙。

  自己還有很多想做的事情。不是必須做的事情,而是想做的事情。不是必須說的話,而是想要說的話。
  頭腦裏浮現出那冬天湖水般的眼眸。想一直看著那雙眼眸,也想一直被那雙眼眸注視著。那麼……這是為甚麼?!為甚麼偏偏是自己!為甚麼不是別人?!
  “——公爵大人,就這樣坐著好嗎?
  一陣有節規的敲門聲傳入正咬牙嗚咽的樞機卿的耳中。之後一個年輕女子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那個,打擾一下可以嗎?現在不方便的話,我過會兒再來也可以……”
  “……不,沒關係。進來吧,羅麗塔修女。

  卡特琳娜急忙擦幹眼淚,然後用濕潤的毛巾擦拭著臉頰。面對進屋的修女,她一邊裝作在擦汗,一邊用穩重的聲音回應道。

  怎麼了?我想還有點時間可以用做事務聯絡……發生甚麼事嗎?

 

轉自: http://post.baidu.com/f?kz=100071619

 

 

看到這段的時候,我淚滿盈眶了…

想被那雙冬日湖水的眼眸注視著…可是那人偏偏不在自己身邊…

 

鐵之女的眼眶流出了罕見的淚水…

不是因為害怕死亡…

而是因為害怕做不到要做的事…還沒說出想說的話…

 

看見她還要裝作平常的樣子…

真的很辛苦…

 

長年以來的堅強

使她甚至連什麼是「哭」也忘記了

 

這個時候的托托也沒說什麼

只是待在主人的身邊…

沒有感情的機械看著主人哭泣也不為所動嗎?

有點諷刺…這機械正是唯一目睹鐵之女流淚的「人」…

 

也許正正是房間裡只剩下托托

卡特琳娜才會哭出來吧

 

即使發病的現在,她也沒有告訴給其他人

對外發表「只是小感冒而休養」的消息…

連亞伯也不知道這回事…

 

其實…也許有著大災難前失落科技知識的亞伯也許會知道一些治療的方法?

(神奇的納米科技XD!)

畢竟他應該對DNA會有點認識…吧……=口=?

 

這其實也只是期望而已…

 

 

 

 

 

 

 

 

 

answer﹕because seven eight(ate) nine…..(好冷的笑話…)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