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G相關

[圖文] 我和他的「初相遇」

<1>

和他「第一次」見面,大概是他3歲左右。

他被母親帶到當時我也在參與研究的資優兒童研究小組進行檢驗。
當我打開那厚重的文件時,看見的是熟悉的名字。

在天才兒童的研究方面,村田健是個很特別的研究對象。
小組裡的研究員都對他抱有相當大的興趣。
一個連圖畫書也沒怎麼看過的小孩,在極為普通的日本家庭裡出生,自牙牙學語開始不到一年,竟然已能從他那乳齒也沒長齊的小嘴巴裡聽到好幾種不同的語言,原本應該是母語的日文卻是最遲才學會的。
這麼不可思議的資優兒童,研究小組的成員都一致認為這世上不可能有別的案例。

眼前的孩子有著和那位大人相稱的雙黑。
天生微卷的黑髮,配上水汪汪的黑色大眼睛,是典型的東方人外表。
可惜的是,年紀輕輕已需要戴上厚重的遠視眼鏡,似乎是遺傳性的視力問題。
嬌小的身體並不像其他小孩般活躍,他的眼神裡也沒有同齡小孩該有的天真和稚氣。

光是站在他身旁就有著難以形容的壓力。

「阿健,早安YO~~今天有發生過什麼有趣的事嗎?」
「……」

依然對別人的詢問不聞不問,手裡的魔方被他無意義地扭動著。
只有3歲的他從來對普通孩子的玩具毫無興趣,最近好像連魔方也覺得厭倦了。
村田健經專家的測試確認IQ有160之高,但也被診斷為輕度自閉症和妄想症患者。

但我知道,那不是病。

我拿出了自家的鋼彈模型,希望能逗他一起玩。

「喲!~~阿~~健~~!你覺得誰比較擅長駕鋼彈呢~?」

他的視線終於移離了魔方,望向我手裡的RX-78,當我滿心歡喜想要繼續逗他的時候…

「……無聊。」
他用英語這麼說著。

雖然是意料中的答案,但還是狠狠地傷了我的心!
明明是這麼帥的鋼彈啊!阿健!你竟然一點感動也沒有!
還要不耐煩地說著「要做什麼檢查請盡快完成」之類,不像是個3歲小孩會說的話!

而且,虧我還特地去學日文,你現在竟然用英語和我對話!

究竟什麼東西才能讓擁有4000年記憶的他能產生「有趣的感覺」呢?
為了讓他感到親切一點,至少我也同樣地用了英語來回答他。

「不要這樣嘛阿健~~你媽咪帶你來這裡是為了讓你能快樂起來啊~」
聽到我這句說話,他停頓了3秒鐘,然後用法文回答說:
「我知道的,你們全部人都認為我有病。」

雖然我不太懂法文,但這個回答讓我的心像是被針刺一樣的疼痛起來。

「我不知道其他人想怎麼想啦~~~但我不認為你有病喔!不過只是記憶力比普通孩子強一點而已啦~~比如說~記得天空應該有會飛的骷髏之類的?」

終於吸引到他的注意力,黑色圓滾滾的大眼睛眨也不眨地望著我。
總算是成功吧?這可是我第一次從他的眼睛裡看見同齡孩子一樣的驚訝感覺呢。

但他很快就像是否定自己般的回答了我:「……骷髏怎會懂得飛。」

「他們還會"嘰嘰喀喀"的說話呢~~~~沒錯吧阿健?」
我邊笑邊說著,下巴還在模彷骨飛族說話時快速震動的動態。
喔~~當然我是沒親眼見過骨飛,它們的模樣和生態我都是看古書看回來的。

我出色的表演似乎讓他意識到我是什麼特別的存在似的,阿健的態度有了微妙的轉變。

「你是什麼人。」
「就只是個小兒科醫生而已喲,阿健」
他可愛的頭微微地動了一下,巧妙地反光的鏡片讓我無法看見他的眼神。

未命名 - 71 啊!阿健!你還很年輕不是嗎!不要這麼快就想把眉間的皺紋擠出來啊!
一旦擠了出來就像癌症一樣無法根治了!

正當我想再逗逗他的時候…

「媽媽~~~!我要媽媽~~!這個叔叔好可怕~~~~~~~~~!」

只有用日文中的「萌」這個字來形容才能足以形容這個放聲撤嬌大哭大叫的阿健。
當我反應過來的時候,才發現我要為了這件事而要寫出冗長又麻煩的報告。

小孩哭是很正常的事吧?

但這回哭喊…

阿健,你是故意的嗎……?

喬西我也好想哭啊…

***********************************************************************************
<2>

比起上學,阿健似乎更喜歡睡覺。
小孩需要的睡眠時間的確是比成人長沒錯,但每天都需要睡上16小時的阿健也未免太誇張了。
雖然是個天才兒童,這時距離幼稚園開學已不到2個月了。

「他該不會是全世界第一個睡死在課室的幼稚園學生吧?」
村田太太在電話裡這麼問我。

她似乎很擔心的樣子,於是把我邀請到府上作臨床檢驗。
在兒子出生之前就已經獲悉了兒子是個特別的存在,由懷孕到生產,直到現在兒子已經3歲了,村田太太似乎沒有一天是能夠安心下來的。

走進房間發現阿健正在睡覺,抱著不知是小熊還是蜜蜂的娃娃睡得很甜。

這卻讓他的媽媽焦慮萬分。

「我兒子…小健他真的沒問題嗎?」
「大致上沒什麼問題啦~身體檢查也做了好幾遍了~~~大概只是他比較愛睡吧~~」
「但…但是!」
「我覺得比起身體上的檢查,心靈上的支持更重要啊~~畢竟年紀這麼小腦袋就載滿了那麼多東西,對小孩來說也是蠻吃力的事呢。」

「ム。。。ぬ。。。」
睡得很甜的阿健迷糊地出了含糊的夢話

魔王?還是麻吉?
大概是這世界的語言是吧?
到底他在發著怎樣的夢呢?
阿健睡覺的樣子實在太可愛了,讓我忍不住用我那粗糙的手輕輕地撫著他的額頭。

回想起當初那圓滿的靈魂那樣的緊緊握在手中,心裡突然注了滿滿的感慨。

「轉眼間阿健就長得這麼大了,真讓人期待啊」

就像是想要回應期待似的,阿健慢慢地睜開眼睛,為了習慣燈光而眨了眼。

「YO~阿健~~GOOD MORNING!」

雖然現在已經是下午五時正。

剛醒來的阿健仍然有點迷糊,口中念念有詞似的。
我很努力的想要聽出他的意思,於是把頭伸出去。
阿健似乎是想看清楚我的樣子,戴上了床邊的眼鏡,同樣不期然地把臉伸向前。
因打呵久而擠出的淚水讓他看起來就像在哭一樣,但他卻吐出了很精神奕奕的說話。

未命名 - 51

「ム!」
「什麼?」
「MOON。」
原來他說的不是日文,而是英語。

只是聽到這個單字就已經讓我感動得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我像月亮一樣,是你說過的?」
他用日文這樣的對我說。
嘴角還沾著口水,剛睡醒而迷迷糊糊的發音實在讓人難以忍耐想要親下去的衝動!

「擁有予夜光輝的溫柔之心,為他人指明前道,祈禱它能成為與日輝映的明月。」

村田太太似乎被孩子的突然發言嚇倒了。
雖然她早在懷孕之前已知道她的孩子是個怎樣的人物,但這種神奇的事情對她來說還是難以置信。

咦,為什麼我的視野好像變模糊了?

「這孩子從哪裡學來這麼深奧的詩句……喬西…?」
「噢~是我以前和友人聊過啦~~阿健這壞孩子原來從那時開始就偷聽人家說話啊。」
「我才沒有偷聽!」

我知道,因為那時你就在我的手裡。

「讓這個孩子帶著那麼大的祕密成長,以後會不會走上不歸路,還會騎著偷來的機車逃走啊?」
「安啦,你孩子將來會跟照片上的這個孩子做好朋友唷。」

我遞出了放在口袋裡的一小疊照片。
那是從涉谷夫婦借來的,未來魔王的珍藏照。
我怎麼想也覺得,有必要讓阿健看一看他未來要待奉的國王究竟長成什麼樣子。

「這是…我的太陽?」
「對喔~很可愛吧?他叫涉谷有利喔!」
「那麼原宿就會不利嗎?」
「這個…我就不太清楚了,我來日本除了你家就通常都只去秋葉原呢。啊,有利他啊~真的一點也不怕生的,還曾經隨便的把頭埋進陌生女人的乳溝裡呢,那孩子將來一定會成為一個親民的好國王的。」
 
這是我第一次從阿健的臉上找到像普通孩子一樣的天真笑容。
他正在小心奕奕地欣賞著每張照片。

「為什麼他會穿著裙子?」

這個,大概是珍妮法的特殊癖好吧。

「這張照,他還有人魚的尾巴耶~~」

第一次看見孩子像個普通小孩般笑著和別人聊天,村田媽媽似乎很感動的樣子。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阿健是遇見我之後覺得我不像生臉孔,為了在靈魂的渠溝裡搜尋有關我的事,從見到我那天開始努力地睡覺,想要把龐大的記憶庫好好地整體一番。

「只要和他吹著同樣的風,看著同樣的天空,呼吸著同樣的空氣,這樣就足夠了。」
這是他看完照片的結論。

他命中注定要扶助那位大人坐上國王的寶座。
為此,他一直慢慢地等待另一個孩子的成長。

「但是,你不會很想和他做朋友嗎?」

他懷著這種感情,後來一直升級到小五才與有利第一次對話。
「足足等了4000年,現在才等個幾年,我不覺得有什麼辛苦的地方啊?」

16歲是魔族的成年時間,未來的國王回到那個國家,應該也和這時間差不遠吧?

在這段時間裡,不管發生什麼事,只要你高呼~羅德蓋里斯‧喬西!
不管我在美國歐洲非洲還是南極~~都會盡快衝到你身邊去喲!

請你大叫羅德蓋里斯‧喬西!

<~完~>

****************************

~~後記~~~

繪圖版沒了驅動又懶的找,色是亂上的OTL

不畫圖也沒研究過醫生的髮型…其實和村田有點相似OTL
都是中分而且是卷髮,只是醫生比村田卷上N倍…
難道這兩傢伙的品味是互相影響嗎=_=|||

本文可以配合 [同じ風に吹かれて] 食用……囧…

曲名:同じ風に吹かれて
作詞:谷藤律子
作曲:西岡和哉
アーティスト:村田健(宮田幸季)
雑草だらけの野球場で 君の姿を探すよ
汗のにじんだ背番号が いつも元気くれる
ピンチにも走りだす 君の情熱を知っている
嵐へととびこむ日にも そばに立っていたい
追いかけてく白いボールの先にどんな明日が待っているんだろう
今はまだのぞかないでおこうか
同じ風吹かれてる この時心地いいから
君のサインではじまったゲームならば見届ける
勝っても負けても帰り道 みんないい顔してる
決めるまで ひとりきり悩む孤独も知っている
黙りこむ夜は話さず 横に座りたい
追いかけてく白いボールの先はきっと長い道が続いてる
だけどまだ恐れなくていいのさ
同じ空見上げてる この時楽しんでいよう
くりかえす時の中 僕ら出会ったり離れたり
いつも運命はゆれてく だけどどんな日も
追いかけよう 白いボールの先に果てない夢 描き続けよう
大丈夫 僕たちは行けるはず
同じ風に吹かれてる この時一緒にいたいから

1 reply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