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2005 年 10 月 23 日

23 October 2005 日記

昨晚睡的有點早,今早4點多竟然就起床了 開始擔心這種可怕的體質… 見沒事做,便下了BLOOD+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