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G相關

[FF14] Patch 4.3 月下の華 劇情感想

bff002ad57e9b49814ac9a0733c3981d75177a2a

特設サイト: https://jp.finalfantasyxiv.com/patch/4_3

上個Patch的主線我們迎來了一個很!?很讓人心癢的結尾
所以這次Patch真是讓人特別感到期待

尤其是在官方Trailer中
我們看到在一個不明的地方,豪雪大叔面對ゼノス還跑去擋刀
真是讓人很擔心這次大叔會不會真的來個真便當…

這次官方在事前情報還把這次的蠻神討伐保密功夫做得超足
在Patch note也只是寫????討滅戰
事前完全沒有情報,連樣子都沒法看…
看來這次蠻神的定位真是呼之欲出…

結果這次4.3有很多意料之內,也有很多[!?!?]繼續鋪著前往5.0的伏線(笑)

 

朝日

ffxiv_20180522_214810.jpg

首先要繼續說說朝日這小子
自從4.2認識這傢伙而且看到他的真面目我就對他超有興趣www
而且我也真的很期待去看他和義姊夜露的關係
我們先前知道的是,夜露的養父母,也就是朝日的親生父母對她超差
那麼他和姊姊的關係又如何呢?

我本來是挺期待他的演出,但是看完4.3我還是有點失望了
我沒有預想他們姊弟會有什麼好的關係,也不期望看什麼大團圓
我只是對於難得寫出朝日這種有發展潛力的角色卻玩了2個Patch就棄掉而感到遺憾(笑)

朝日讓我不滿的並不是他放父母去給夜露殺死這種髒事
<<難聽點說那種人渣父母根本死十萬遍也便宜了他們
反倒說如果他不這麼髒我反而會覺得沒癮吧
而是他智商真的比我想像中低…
低到我覺得連ゼノス本人也會覺得不堪入目…

我能明白他高高在上的態度,也能明白他對姊姊的妒意
但他真是低估姊姊到那種地步…
夜露可是一個能被任命成代理總督的女人啊
朝日這白痴真的覺得她真的會乖乖在他手中當成玩具然後拋掉嗎…
嘛,也不難理解朝日可能把姊姊當作是在床上張開雙腿就取得權力地位的女人,但是朝日你這笨蛋啊!那邊可是實力主義的ガレマール帝国啊你張開雙眼看看!
他… 就真的只是個腦殘的ゼノス粉絲啊…(喂)

不過朝日還是有著值得一讚的地方,就是聲優的功力
最初真是猜不到是誰,最後官方公佈了是柳田淳一(我也不熟悉這聲優就是)
總之這位聲優的演技真是深深烙在我腦海了w

在我腦內的朝日也… 只剩OREO…

 

夜露

ffxiv_20180522_215116.jpg

記得我在4.0感想有寫過對夜露的觀感
我能理解在那種視女人為工具的東方文化裡夜露的人生是非常苦的
能理解她的怨恨和報復的心,但同時我也沒法認同她的行為
因為她只是把自己的不幸擴展到其他人身上而已
所以我對這女人真是沒有什麼好感
在這次4.3的劇情更增強了我這種看法

在ドマ解放戰裡受傷的夜露被豪雪大叔救起
失憶的她,和大叔的相處就像是得到了重新得到了人生一樣
在飛燕他們眼裡煩惱的是,這罪人如果失去了記憶,那對她定罪還有意義嗎?
而對夜露自己來說,應該是如何面對自己的過去

在這段共處的時間裡我們可以看到沒有悲劇包袱的夜露其實就是一個單純的女孩而已
這大概也是她心底裡最希望過的日子吧
只要讓自己在意的人開心自己也會感到幸福
多困難也好也希望拿到柿子讓大叔開心

當大叔慌忙解釋說夜露對他來說其實就像女兒那時
(那裡其實我笑了,我本來看著你們的互動覺得你們的關係很禁斷wwww)
我才突然醒悟到這也許就是夜露內心深處想得到的關係
養父母長年以來沒有給過她的親情
現在她付出的感情,在大叔身上能夠得到正面的回饋
對她來說的確就像是陷入了一個不願醒來的夢一樣

結果當她回復記憶時,她還是果斷地走回那墮落的路上
她是有機會能走不一樣的路,飛燕和豪雪大叔都非常想給她這個機會
但把這機會拋棄的還是她自己

她認為「復仇」比一切都更重要

正是因為她自己下的這個決定,再多餘的關心和同情也沒意義了

ffxiv_20180522_213039.jpg

夜露就是處於這種情況
從月讀討滅戰中我們能看到夜露的心境
在她受盡苦難的人生之中,她認識的所有人都鄙視她奚落她

ffxiv_20180522_212958.jpgffxiv_20180522_212955.jpg

就只有豪雪大叔會挺身而出去保護她
她在大叔身上終於能看到人性善的一面
她渴望被救贖,但她始終被自己的過去困住說著…
「一切已經太遲了」

套句老土話:
如果連妳也不幫自己,那別人也沒法幫到妳

畢竟我們都不是夜露,所以根本沒法切身體會她的痛
她最恨就是一直以來讓她痛苦,見證她的痛苦卻視而不見的人們
而那個原點就是家裡的朝日
當她被義父母責備虐待的時候,朝日就是一直在旁邊冷眼旁觀
到她終於親手殺掉這個她最恨的人的時候,她的愉悅是真確的
即使這種價值觀已經完全扭曲了
但至少我們能尊重她這種扭曲的快樂吧

 

豪雪大叔

ffxiv_20180522_220650.jpg

這Patch可以說是讓我最痛心的角色
朝日的下場可以說是自找活該,夜露可以說是自甘墮落
這些都是他們自作孽造成的後果

但豪雪大叔,他是一直都很努力想要抓住重要的東西,命運卻總是在玩弄著他
他已經失去過了,失去家人,失去了侍奉的主君
現在找到了一個像女兒般的存在,還是沒法保護她

我一直以來都覺得這世界最悲慘的並不是領便當的傢伙
而是角色死亡後,被遺留下來的人們
夜露都總算是笑著往生,就算是下地獄也是她的選擇
大叔雖然活得好好的,餘生卻會一直背負著這苦楚,活在人間卻生不如死
記得他已經不止一次問過「到底我是為了什麼而活到現在?」
對一個已經有一定年紀的人來說,問出這句其實他真的已經再找不到人生的意義
難得找到了一個像女兒一樣的心靈寄託,現在這個打撃簡直是Critical Hit

最後大叔決定了離開飛燕成為僧人,餘生都打算去超渡那些亡魂
雖說飛燕先前看著大叔的身體早就有希望他能遠離戰鬥,找個地方靜靜地生活下去的想法
但是現在這個結果也實在太悲傷

雖然還是一貫打哈哈地和大家告別,但是他離開時那眼神,真的讓人覺得不好受呢…

 

ゼノス

ffxiv_20180523_020028.jpg

這次4.3我最在意的果然還是這傢伙!
上個Patch我們知道ゼノス「活得好好」的
在背後推動一切而導致了這次悲劇的發生
而這次我們已可以斷定現在身處帝國的ゼノス已經不是本來的ゼノス
看著他與皇帝的對話,我們可以99.9999%判斷他已被天使附身了

ffxiv_20180523_015001.jpg

後知後覺的曉一行眾人去了墓地開棺查看ゼノス的屍體
依他們所說,當時的確是有把ゼノス安葬的(而且是リゼ親眼看著下葬)
<<可惡,你們擅自下葬了!作為他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朋友的光戰竟然沒份做這件事!?(喂)
但墓地有被侵害過的跡象,這點確實有點可疑

當然也不排除米糕人對帝國的憎恨而令他們褻瀆皇太子的墓
但另一個很大的可能性就是,白天使曾經來過開棺奪取身體吧

好笑的是忠心朝日不惜對所有人撕破臉來執行「ゼノス」的指示
到頭來對他下指示的根本就不是「ゼノス」本人
朝日這短暫的人生真是柒到出汁!

回歸基本,我們知道白衣和其他黑衣的天使目的是有所不同
他自稱是為了取得光暗平衡而行動
白衣アシエン・エリディブス奪取ゼノス身體到底有什麼目的呢?
皇帝為什麼會對白衣言計聽從的樣子呢?(認真點說是有種被威逼的感覺)
這成為了這Patch劇情留下來其中一個大疑問

 

迷之男

ffxiv_20180523_020138.jpg

這可說是我最在意的傢伙了
在劇情末段我們能看到有個迷之精靈男在米糕的帝國軍基地拿著武士刀殺人,而且非常有目標地在垃圾堆裡找到能動的小飛機,瀟灑地乘坐離開

他的全身上下實在讓人感到非常可疑
首先是,這裡是阿拉米糕,而他的武器是武士刀
(如果是ドマ那邊的確是很普遍就是)

未命名 - 1.jpg

然後是台詞:
「不知道自己是誰」(自嘲吧)
「超越了死亡」
「要取回一切」
「要和某人(很可能是光戰)繼續xxx⋯⋯⋯」

能吻合這麼多要素真的99%只有ゼノス

以下是我個人的3觀:
ゼノス復活是預計之內,現在我們知道帝國的ゼノス99.9999%是被天使附身
那真正的ゼノス真的已經不存在這個世界了嗎?

在4.0最後的70ID,2王(クククさん)時有個機制是強制把光戰的靈魂和身體分離,如果光戰沒有及時回到自己身體就會死,如果這種技術用在ゼノス身上的話?
畢竟我們知道クククさん有把ゼノス原本沒有的超越之力也人工複制在他身上了
所以說,ゼノス死後把靈魂換別種族的身體上我真的不覺得奇怪…
反正都是那些怪力亂神的魔科學…
雖然聽起來有點嘔心,但這可能性也不是沒有的
更進一步地說,如果迷之男口中所說「要取回所有東西」是想取回失去的權力和地位,還有自己的身體的話… 那麼我會覺得以後的發展會更有趣喔!

當然以上也許是我一廂情願,畢竟在4.3相關的訪談時吉田也有回應過

――ちなみに、解放軍のエレゼンは、どこかで登場している既存キャラクターなのでしょうか?
――順帶一問、解放軍的精靈族、是否在哪裡曾經出過場的現存角色?
吉田:いえ、明確に完全に、新キャラクターです。
吉田:不、是完全的明確的、新角色。

這個回應讓人倒抽涼氣一口,但是依照喜吉田以往的語言偽術經驗…

就算舊角色靈魂附在新身體也能算是全新的角色吧(喂) 

我還是想堅持我的見解,就讓我堅持以上的猜測多幾個月吧(X)

 

アルフィノ和マキシマ… 還有…

ffxiv_20180523_020718.jpg

最後特別想說的應該是アルフィノ那個大膽的決定吧
竟然就這麼順水推舟地向帝國出發了…
而且發展成FF14第一次能操縱NPC視點戰鬥,這真是非常的新鮮

ffxiv_20180523_021015.jpg

雖然我很想吐糟アルフィノ明明有70LV但還是只能用那些超基本的巴術,簡直是巴術士之恥

ffxiv_20180523_0210151.jpg

不過他的顯示職業也是特製就是啦   沒人說過アルフィノ是召喚士呀哈哈哈

ffxiv_20180522_215857.jpg

朝日的下屬マキシマ(填島?牧島?)沒想到真是個非常正直又善良的傢伙
應該說,我從來沒有想過在帝國有一官半職的傢伙竟然也會有正常人就是啦
這樣看來マキシマ在帝國裡說不定就是不正常的存在(喂)

雖然朝日整個人都很不靠譜但是他提及過帝國內部閥族派和民眾派的異見應該是真的
目前給我的印象閥族派就是一整堆竭斯底里的階級主義者
而民眾派就是像… 感覺上比較開明的和平主義者,至少マキシマ給人的感覺是能聽懂人話啊,以光戰認識的帝國人來說著實難能可貴!
<<到底整個帝國給我的印象是糟糕到什麼程度www

ffxiv_20180523_021517.jpg

這次回航的旅程遭受攻撃的原因目前不明,但既然認得來襲者是皇族的親衛軍… 那…
比較大可能是白衣從一開始指使朝日他們在ドマ生事時早已鋪孑排好了阻止他們歸國的路,依朝日所說,夜露召喚蠻神成功這事實不管怎樣也是契約違反,帝國可以有名正言順的理由繼續侵犯ドマ主權

當マキシマ說要把真相回報時我就覺得… 你是想找死嗎…(笑)

然後在那個荒漠地帶遇上迷之一行人…
這傢伙… 說之前有遇過曉的人們,而且還有些「因緣」
而他的武器是槍劍…

ffxiv_20180523_021649.jpg

他自稱是「影の狩人」,是狩獵天使的存在…
重點是鏡頭在Zoom in 他掛在身上的… 一堆天使的面具
那個白面具,好熟口面?

未命名 - 2.jpg

加上這黑皮男的外觀就是非常像ネロ那副頹頹的樣子所以我完全相信他是ネロ的同鄉啊!(喂)
所以這男人是ガイウス的可能性上升80% !?
雖然我不是太喜歡最近死掉的傢伙都擅自復活這樣就是啦…(喂)

如果,這傢伙真的是ガイウス的話
如果,在米糕基地逃走的迷之男真的是ゼノス的話
如果… 5.0主線真的前往帝國的話

很好,非常好,這種劇本真的很old school,卻還是值得期待(笑)

這樣的話看來アルフィノ和マキシマ就要跟著影の狩人往帝國方向走了?
希望當光戰再次遇見アルフィノ時,アルフィノ不會變成另一個野生大叔…
サンクレッド對我來說還是很大陰影(喂)

 

小總結

ffxiv_20180523_020000.jpg

這次4.3對我來說是普普通通的展開
對比3.3真是… 劇情張力和感染力沒那麼強…
就是把4.0的事情告一段落,然後繼續插新的坑把劇情繼續延下去
這樣子看來主線終於可以把焦點轉移回帝國身上

對我來說這個國家就是一整個迷

記得在2.x時上任皇帝突然駕崩,現在的皇帝才上台的
順道稍為整理一下:
1. 前任皇帝ソル・ゾス・ガルヴァス駕崩後,ヴァリス・ゾス・ガルヴァス和他的叔父(ソル帝次男)爭帝位
2. 叔父反對ソル帝的「擴張主義」和「蠻神討伐主義」<<這樣說起來,這不就是民眾派?
3. 最後ヴァリス・ゾス・ガルヴァス不知道怎樣爭羸了帝位

我有點關注叔父是否仍然在生 <<笑

在之前一直以來我比較在意的點是,因為ヴァリス只是ソル帝的孫,論輩份論一般的皇位繼承權排位,本來未必被指定為皇帝人選,而且我們不知道他的父輩還有多少親戚存在…
(雖然我們根本不知道帝國的繼承權是論輩份還是單純比力量就是… 但如果講到エオルゼア人都是蠻族,那他們的社會文化應該很「文明」就是囉?<<笑)
到底ソル帝最初有沒有指定繼承人也是問題,畢竟如果有指定的話,帝位鬥爭的理據也少很多…吧?

現在想起來,ヴァリス帝面對白衣一整副尷尬的樣子(笑)
說不定很大可能… 那時帝位鬥爭很大機會是天使插手才讓他成功取得帝位…
畢竟如白衣是說真心話的話,他的目的是保持這星球的光暗平衡
如果帝國被那些人畜無害如マキシマ那種民眾派把持局面
撤收「擴張主義」和「蠻神討伐主義」,世界和平了,大家BBQ了
那樣「光」就會強過「暗」,失衡的話這星球可能就會迎來毀滅(!?)

這樣看的話,ヴァリス帝的糟糕度似乎很嚴重啊

所以ゼノス從一開始到底有沒有作為皇太子那樣培育也是問題,如果ゼノス是沒了預算的前提下突然成為皇太子呢?(!?),他看著他父親爭帝位是什麼感覺?這些鬥爭會不會成為他看著什麼都覺得無聊的因素?
<<你就老是在意這些無聊的東西wwww

4.2的時候我在猜ゼノス和民眾派的關係
好吧我相信那是我想太多了(默)
會和民眾派沾上邊是因為白衣要攪屎棍……
現在知道這ゼノス是假的也好,至少在這之後不會混亂我對ゼノス的看法

為什麼?為什麼帝國總是盛產精神病?

到底這是個什麼鬼國家呢,希望在不久的將來我們能了解一下

 

 

廣告

2 replies »

  1. 跟你角度不同,我認為夜露並非重在復仇,而是她知道自己的過去罪該萬死,於是選擇用更激烈的方式讓人毫無轉圜餘地只能殺了她,以此贖罪。她知道自己的死亡能帶來甚麼,更知道即便自己一生為惡,此時此刻也有人願意挺身相護,死而無憾。

    • 也能有這種解讀呢!這種心態有點像暗騎3.0職任某媽媽那樣,因為沒法面對自己做過的事(照你的用詞就是罪該萬死)而一直在追殺女兒直至自己被殺死…………

      在我角度看來,夜露殺朝日時是真的開心啊,如果說那笑容真的是因為“終於可以死了”(還要有人陪葬)而笑的話那我會覺得劇本寫少了東西,還故意要光戰閃迴她最初對朝日的怨恨……… 故意寫成他是夜露扭曲的根源………

      要是內疚感大過復仇心,那閃迴應是她內疚感相關的東西

      比較起來可能職任會寫得比主線好(喂)

      對我來說夜露褪去面具後的內心,在那些失憶的日子還有蠻神戰中段那小劇場就是一切了,除非官方有打算再加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